未分类

20m²装10个娃 第一波熬不住的教培机构早就偷偷复工:在公园民宅复课

文丨铅笔道记者 刘小倩

经历4个月的休眠期,再也熬不住,第一批教培机构提前开始了“游击式”复工。另一方面,放羊4个月后,家长们纷纷复工,无心再照顾自家的吞金兽们,迫不及待要把他们送入“羊圈”了。

深圳一家户外营地教育公司,直接把小朋友带到公园上起了户外课。为了安全起见,每个班的人数直接削减一半。与他们相邻的,还有公园里带着孩子们画画的、学吉他的、练轮滑的老师们。

北京一家预付费模式的早教机构也等不及正式的复课通知了,已经开始邀请年前付费的小会员们到郊外或者公园上户外课,带孩子们跳跳舞、唱唱歌、做做游戏,一节户外课可以消两节正式课的课时。

早在4月底,一位培训机构的数学老师就被所就职机构通知线下“复课”了。不能到培训班去上课,他就只能整日在居民区内“打游击战”。20多平米房子,可以给10个孩子上课。对于合规性问题,他坦言,“被监管了再说呗。”

除了想方设法线下复工的,还有一部分线下教育机构直接转型线上。有的全员All in 线上业务;有的甚至转型为孵化网红教育达人的MCN机构。

而对于那些既无法在户外上课,也无法线上上课的教育机构,有的则通过推出一些免费线上课程;有的推出只有正课1/10价格的特价课程包,一是维持付费用户的热度,二是为了拉新,吸引更多的目标用户,为未来的复课做准备。

随着疫情的缓解,存活下来的线下教育从业者们,一面在想方设法复工自救,一面也在等待着疫情过后的新机遇。

然而,有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却认为,线下教育行业很难在短期内出现“报复性上课”。有些机构会已经永远“消失”于疫情,而那些活下来还需要等待行业整体复苏的那一天。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公园内、居民楼里 开课了

有人说,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会是最后一个复工的行业,毕竟谁都不敢轻易拿孩子的安全开玩笑。

5月以来,随着疫情的相对稳定,10多个省市的教育部门已经原则上同意校外培训机构在经过相关部门验收后逐步恢复线下教学活动,各地的线下教育创业者们也开始蠢蠢欲动,想着法儿的复工复课。

“直接对半砍吧,以前一个班招收15人,现在只敢招8个。”虽然还没有收到相关部门允许复课的正式通知,但是深圳的一位线下教育行业创业者李超(化名)已经等不起了,她开始悄悄地行动了起来。

李超的公司成立于2018年,主要为3-12岁中产家庭提供优质的户外课程和营地教育类产品。本来。本来公司一年营收能达近1500万,但一场疫情,不仅打断了公司的发展节奏,还让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疫情期间,我们也顺势做了大量尝试,让老师去线上做短视频、直播等。”但李超感觉所做的这一切效果甚微。事后,她反思过,公司之前一直注重线下业务,线上基因不足,无法展现出优势,户外课程的线上交付效果也不好,很难产生营收。

这个月,随着疫情的相对稳定,她尝试采取OMO模式来调整企业的经营策略,只是将一些知识类、准备类的课程放在了线上,然后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到线下来。

既然营地教育多发生在户外,主要围绕水、火、食物、救援和庇护所等要素来设计课程,让孩子们在户外课程中既能愉快地玩耍,又能学习到相关知识,因此,她想到了利用城市中的公园资源开展课程。

目前,她的营地教育课选择在深圳的几个公园中进行。每周上课人数在200人左右,学员基本都来自疫情前的存量。“因为我们不收定金,按次收费,现金流还不错。”

像这样把孩子带到公园或者郊外上课的线下教育机构还有很多。在北京,一家连锁双语早教机构的课程顾问最近也在忙着宣传他们的户外早教课程,带孩子到户外做游戏、唱唱歌之类。

因为早教机构一般都是预付费模式,但是交付存在很强的周期性,很多孩子如果这个阶段无法上课,升入幼儿园之后就不再需要早教课程,家长就会选择退费。所以,如何让家长快速消课,成为很多早教机构当前迫切解决的问题。

“一堂户外课可以消两个课时。”课程顾问介绍,虽然户外课不能满足所有课程的教学需求,也只有不到一半的学员选择报名,但是对于缓解学员家长退课,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

早教和素质教育已经开始线下复课,应试教育自然也不会落下。

张琛是一家十八线小城市的数学老师,他感受到的复工潮要远远早于李超。4月底,他就“偷偷”复工了。找他的是一家培训机构,主要在学校附近的居民楼中上课。20平米的卧室内容纳了10多位学生。

学生是愿意来的,在家待了太久,终于可以出来上课玩耍;老师是愿意复工的,不上班意味着现金流的断裂,但日常还是要支出等待着他;家长是愿意的,在家教孩子写了4个月作业,彻底要崩溃了,希望尽快将孩子送出去。

至于合规性问题,他坦言,“被监管了再说呗!”

线下机构开线上课、孵化教育网红

整体上来说,线下教培机构不管如何复工,总是与疫情的时间节点息息相关。但如果想更早地复工,大多数人还是选择转型线上。

“运动宝贝”是一家成立12年的线下早幼教集团,大年三十开始,CEO陈芸就决定全员All in “同伴贝宝”这个线上业务。

陈芸介绍,同伴贝宝主要针对0~36个月的宝宝,产品包括同伴贝宝盒子和同伴贝宝App,同伴贝宝盒子是包含玩教具、绘本的家庭早教实物。“疫情迫使家长只能在家照顾孩子,在家长不知道和宝宝玩什么、学什么、看什么的时候,成体系的家庭早教产品能够契合家长们的需求。”

因此,大年初二,公司部分员工实行线上办公。“以前只是一个团队在做,现在成了整个集团把其他线下业务都停掉,All in进来一起做。”陈芸表示。一个月内,运动宝贝的线上用户破10万,全国80%的线下中心已开展线上业务,甚至有中心半个月后营收近40万,甚至超过此前线下一个月的营收。

身处疫情中心地武汉的童豆小镇,也直接选择停滞线下业务,转型线上。此前,公司的主要重心放在素质教育课程研发和综合体运营上,现在,为了提前复工,他打造了一个网红教育达人的MCN机构,

“原因是所有的线上机构本身活得就不是特别好。绝大多数的线上机构,获客成本依然很高,交付成本也很高,然后再加上运营成本,可以称之为三高的商业模型,这种模型很难有盈利的公司。”他认为,线上机构本身就过得不舒服,同时,线下超过10万家教育培训机构又全部都开始做网课。而线下教育机构的资金积累和经验积累,很难打造出一个亮眼的网课。

于是,今年2月,他就开始复工,带领团队在抖音做短视频和直播。臧小磊主要做分IP独立垂直账号内容矩阵,即用户如果对家庭教育、口才、逻辑、英语、美术、感统、体能等感到焦虑,,就可以分别搜到相应的账号去关注。

这几个月,臧小磊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成熟体系,他把这个体系称为公司的“42章经”和“六脉神剑”。当公司签约达人后,从最初的建立粉丝、定位、做内容、拍摄等到后期实时同步调整。通过这套打法,臧小磊已经培训了100多人。他的目标是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当中,孵化1000人。

难熬的等待期

不是所有的线下教育机构都如运动宝贝和童豆小镇一样,找到了线上发展的路径,也不是所有的机构都能在公园里、居民楼里就能复课,更多的机构还是只能采取一些“缓兵之计”,降低损失。

年前,北京的刘静给孩子报了一家连锁少儿英语机构的线下课程,本来打算年后开课,但因为疫情,开课时间已经延后了3个多月。上个月,机构在公众号上做起了绘本课,免费让会员学习。这个月,每周又推出了一节30分钟的在线课,还是会员免费。

感觉机构只是为了维持一个会员的关注热度吧,担心大家退费。虽然学费已经交了,但是正式的合同还没有签订,家长们随时退费都有可能。”刘静表示。

家住重庆的陈菲最近也接到之前咨询过的一家艺术课程机构的电话。对方表示,机构最近推出了199元的“优惠课程包”,数量有限,包含了10节60分钟的舞蹈正课,相当于一节课20块钱,但是要等到正式允许复课之后才能上课。

陈菲了解到,这家机构过去的舞蹈课程,一年收费是8000多,50多个课时,一节课程平均也要150元左右。“这样看来,199元10节的课程真的很便宜了。也算是教育机构在为未来的复课做努力吧,还能增加一些收入。”

虽然各地基本都明确了学龄前儿童的复课时间,甚至也已经同意符合条件的幼儿园在6月复课。但是对于线下教育机构,尤其是在很多人口众多的一二线城市,线下教培机构的复活或许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

可现状却是,线下教育机构们等不及了。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像李超的营地教育、张琛的教培机构,及童豆小镇和运动宝贝这样的公司,他们在疫情期间承担着房租、人力成本等,营收却收到严重影响,他们必然得想尽办法,用各种手段花式复工。

疫情结束之后,这批“游击战玩家”开始从幕后转向台前,但那时留给他们的机会还有多少,线下教育行业也会迎来“报复性上课”吗?

一位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李智告诉铅笔道,在教育方面,这种报复性消费的可能性非常小。

首先,要考虑家长手上的闲置流动资金;其次,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基本上席卷了大部分学生的生活,用户习惯已经被养成,在线教育的便捷性是线下机构无法取代的,学生抛弃线上选择线下的概率究竟有多大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此外,疫情期间,线下教培机构跑路的也不少,这会加大用户家长对线下机构的不信任,从而在内心产生排斥。

不管未来怎样,相信只要有一丝机会,那些活下来的线下教培机构,还会默默努力着,等待疫情结束,等待行业彻底放开复工的那天。